目前,全市正在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本期《百姓问政》将紧扣“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总要求,邀请蓟州区的相关部门,围绕农村人居环境治理中的短板展开问政。

  于桥水库封闭区里的缺口

  在于桥水库北岸分布着多个村庄。为了防止污染,水库沿岸设立了隔离护栏,护栏内侧属于水库封闭区,禁止游览。然而周边农家院的经营者们却表示可以带游客进入水库。

  一位农家院经营者表示,隔离护栏存在缺口,他经常带人从这个缺口进入水库。“没人管我们,放心。”

  记者发现,水库里停着二三十艘渔船,船上有村民接应。船上装有多组蓄电池,通过一根电线给村民手中的特制网抄充电。网抄入水后放电,把鱼电死或者电晕,渔民趁机捕捞。除了这艘船,记者还看到多艘渔船载着游客进入水库,从事类似的捕鱼活动。

  《关于于桥水库封库休渔》的通告显示,于桥水库自2019年4月16日0时至7月15日24时禁渔。禁渔期内,禁止在于桥水库从事任何形式的捕捞活动。在水库的隔离护栏上,设有多道口门,由属地马伸桥镇政府安排专人值守。这是阻止村民捕鱼的第一道防线。然而,这些本应尽守门职责的工作人员却给村民开锁、放行。

  记者找到了马伸桥镇河长办公室。工作人员称:“什么时候是禁渔期,什么是捕鱼期,这我们也不了解,我们河长制就管河道一般的卫生。”随后,记者来到蓟州区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渔政科,但是执法人员表示:“我们管不过来,湖面太大。”

  记者:经常有渔民在那非法捕捞,怎么进去的?谁开的口子?

  蓟州区马伸桥镇党委书记 吕志华:刚才看了这个片,应该说我很惭愧。这个工作应该说我们还做得不细,严格管控的力度还不够。这些工作我们也做了安排,但是在整个推进过程当中,说明我们督促、督导和检查的还是不到位,主要责任在我。

  记者:廉副处长,您看了片子里的情况,您有没有想管理处都管什么了?

  市引滦工程于桥水库管理处副处长 廉铁辉:确实作为水库的主管部门,应该说在这里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封闭管理上还有不到位的地方,毒、电、炸的这种行为,确实是在水污染条例上是不允许的。我们水库从库面和陆域都有巡视人员,与水产部门也有联合的巡查和执法的机制,这方面落实还不到位。

  记者:您接下来有什么办法?

  廉铁辉:我们对存在这种漏洞的管理人员,立刻责成镇里边解聘,与水产部门及时调整联合执法的这种方案,把执法做到位。

  记者:作为农委来讲,应该是和公安部门联合执法,严厉打击非法捕捞问题,农委怎么没有去管这事?

  蓟州区农业农村委党组书记主任 张明俊:这个责任在我,我们回去以后,作为主管部门,对所属部门的人员要进行问责。对这件事要查源头补漏洞。下一步就把畜牧、水产、农机,这些执法整合在一起,形成合力,能够把这项工作做好。

  记者:说到学习浙江千万工程经验,要看精神状态、思维理念工作标准,结合刚才他们的回答,您怎么评价?

  蓟州区区长 廉桂峰:从今天这个片子看,我们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方面的问题还是比较明显的,在工作的落实推动上,在最后一公里上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应该进一步从思想层面找原因,在工作抓落实上下功夫。刚才看了片之后,我也感到很惭愧,把这个制度真正落实到位,还需要进一步的培训,进一步的压实责任,进一步的把职责任务落实到位。通过检查评比通报约谈等不同的形式,使制度落实到每个人头上。我们要进一步的思考,提高政治站位,提升对这个问题的认识的程度。从思想层面上找原因,从主观上找原因,从部门的职责落实上下功夫,把功夫下到位,把工作做得更好。

  养殖粪便污染谁来治?

  在蓟州区马伸桥镇牛各庄一村,记者看到多家养殖户,饲养猪、牛等牲畜。养殖产生的粪便堆积在院外。这些养殖场所位于于桥水库饮用水源地的二级保护区范围内。根据相关《畜禽养殖管理意见》,二级保护区内的养殖户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对养殖畜禽所排放粪便等污染物进行综合治理,严禁将各类污染物排放到养殖户外。

  记者调查发现,不仅是这一个村子,在二级保护区内的崔各寨村、富裕村等村庄也有牲畜养殖户,养殖数目从几只到几十只不等,均没有粪便处理设施。2018年8月,市第十二环境保护督查组向蓟州区反馈督查情况时,就曾点名指出马伸桥等几个镇规模以下养殖场污染问题规范化管理力度不强。2018年11月份,蓟州区农委等六部门出台了一份治理工作方案。要求对蓟州所有镇的村内畜禽养殖户进行治理。治理方式是外迁和关停。完成期限是2019年8月31日。但是养殖户表示将来牲畜何去何从,他们并没有接到明确通知。

  马伸桥镇规模以下的养殖户有900多户,不光是养殖户们一头雾水。到8月底前能否完成目标,连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心里也没底。

  记者:张书记,一个治理文件上有六个部门盖了章,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您觉得问题在哪?

  蓟州区农业农村委党组书记主任 张明俊:通过文件和小片的对比,我发现我们工作确实迟缓,认识工作不到位的问题。到8月底大体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在这法律文件前期做了调查摸底,蓟州区村庄养殖量大体15000多户,目前我们仅完成了6000多户,还差9000户,还有2/3的任务要在8月底之前完成,那么就得研究老百姓增收的问题。在其他就业渠道上解决老百姓增收的问题。我们正在谋划这篇文章,但环保问题是第一要务,我们责无旁贷。

  记者:生态环境局王书记就这种畜禽粪便污染水体,生态环境局做过什么吗?

  蓟州区生态环境局党组书记局长 王学利:刚才看了照片,我们生态环境局,应该说在统筹监管上有一定的责任。去年为了保护我们于桥水库的大水缸,区委区政府应该说是投入了巨大的力量,那么我们对畜禽养殖的177家(专业户)投入了一个多亿,进行了补偿性拆除,并且得到了库区老百姓的欢迎。那么我们生态环境部门重点是依照水法和规划养殖条例,我们重点是加强了规模以上的具体的监管,我们对农村的散户的,应该说我们进位不足,进位不够。

  记者:廉区长,您看这些零星的散户看似规模不大,但是却分布在水库沿线的各个村。对于这个情况,六枚公章也盖下去了,但是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您怎么看?

  蓟州区区长 廉桂峰:可以看到我们的工作有很大的差距,问题还是很严重。我觉得这些问题的根本还是在区委区政府。从区委区政府到各级干部,要进一步提升思想认识。下一步农业农村委和相关的镇要积极配合推动,区委区政府也要进一步加大力度,在农民增收的同时,对环境的保护,对于桥水库的保护,对生态文明的建设也作出贡献,这是我们下一步用力的方向。

  生活污水直排 河水受污染

  在蓟州区中国北方植物园附近有一条河,当地人叫官善尾闾。这条河上游连接官善水库,下游连接引秃入漳河。周边村民反映,河水长期受到污染,水体已经发黑,同时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沿着这条河向上游走去,记者找到了村民所说的这些房子。在这些建筑里,有经营烧烤的,有进行苗木交易的。房子的外面都有一个管子,商户的生活污水通过它直接排入河中。

  根据2011年施行的《市河道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城市、村镇建设和发展不得占用河道管理范围内土地,本条例施行前占用河道堤防的建筑物,应当逐步迁出。记者通过蓟州区水务局河长办公室,查询到官善尾闾河的镇级河长为邦均镇副镇长王学民,随后记者与王镇长取得联系。“按现在来说就属于违建了,目前要是想拆,难度也很大。”而蓟州区水务局河长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6个乡镇我们都得去转,不可能每天都盯着这一件,您反映了,我们给下个整改,就这意思,他什么时间整改,我们并不清楚。”

  记者:陈镇长,违建的房子,生活污水直排入河,咱们为什么看着不管?

  蓟州区邦均镇镇长 陈青国:作为乡镇政府,我们没有履行好属地管理责任,作为乡镇的行政负责人,我也负有领导责任,对污水的治理不利,我有直接责任,没有亲自到一线实际地解决问题,想办法定措施,没有做到。

  记者:接下来面对这个问题,镇里怎么办?怎么尽职?

  陈青国:官善尾闾河到沿岸的四个村庄,全部纳入我们区里边农村水污染防治的治理工程,这项工程已经启动,应该是在10月底就能够竣工,这样可以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个问题。

  记者:咱们的工作人员还说了,说您来反映意见,我们也下一个整改,就这意思。这意思是什么意思?

  蓟州区水务局党委书记 局长赵国喜:这都反映我们河长办人员素质问题,下一步我们要解决问题,加强培训,杜绝这些问题的类似问题再发生。

  记者:王局长,对于生活污水排放这一项,我们生态环境局是如何监管?

  蓟州区生态环境局党组书记局长 王学利:刚才看了这个片,自己深深地反思了一下,我觉得有两方面。一个方面我们在河长制的职责方面,落实的标准还不高。我们只是水质监测,而水质监测了,提高标准还不够。第二方面,我们在农业农村的面源污染,生活污染上面,我们还是没有第一时间尽到位,我们有责任。

  记者:区长,生活污水污染河流的背后是历史遗留的违建问题,一个是治污,还有一个要拆违。这个工作您看怎么做?

  蓟州区区长 廉桂峰:通过这个事看到我们思维理念、精神状态工作标准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接下来一方面是水系的改造提升,一方面是违章建筑。水系的改造提升,需要标本兼治,表就是目前的状况,要解决掉。通过排污车,通过吸入车把它运走,运到附近的污水处理厂,把它处理掉。按着我们村庄污水治理的规划规则和今年的任务。在10月份之前落实到位,彻底解决问题。拆违的问题,历史问题,我们现任要正确面对,积极解决问题。接下来节目之后,我们要认真研究,到现场分析研判,把问题解决掉。